《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

1月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

《战王宠妻入骨:绝色小医妃》
她本是享誉世界的天才医师,能活死人肉白骨。一朝穿越沦为楚国侯府不得宠的小小庶女。嫡母恶毒,竟要她嫁给一个有缺点的男人!什么?是那方面有缺点?不能传宗接代?很好,正合她心意。虽然她能够治好,但她偏偏不想管。可谁能告诉她,为毛洞房花烛夜之后,她腰酸腿软得这么凶猛?骗纸!都是骗纸!她要和离!纵欲过度伤身啊!传言中残酷冷漠,嗜血如命的战王将她强抱入怀,一脸宠溺的笑,“爱妃可不能跑,本王的不举之症,还要你治呢!” 第1章 回京 京城一如往日,富贵喧哗! “齐骁,那不是楚国侯府的马车吗?”说话之人面庞俊朗,嘴角轻轻上挑,整个人登时显出些痞气来。 一个面庞白皙、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立在他死后,探头往下看了眼,恭顺回道:“回主子,确实是楚国侯府的马车。” 齐玺墨抬手摸了摸下巴,那马车当头的但是楚国侯楚悍远身边的心腹,一起也是楚国侯府的大管家楚烨,能劳作楚烨亲身去接的,这马车里的人莫非是…… 想到这,他遽然来了点兴致,手中折扇‘啪’的一合,“齐骁,去,惊了那辆马车,你主子我必须要看到马车里小娘子的脸。” 若是他猜得不错,这马车里的应该便是楚悍远口中所说的另一个嫡女,一起行将成为战国侯府世子朗漠清妻子的人。 齐骁额角溢出一丝盗汗,主子啊,您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固执啊!这大街上满是人,出了事端可怎样办?他立在原地没动,“主子,这……恕奴才办不到。” 齐玺墨斜瞅了他一眼,哼笑一声,站动身来,不等他有第二个动作,齐骁已然扑了上去,牢牢的抱住了他的大腿,“主子,使不得啊。” 若是主子出手,谁知道不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来,他忍不住急出满脑门的汗,“主子,您听奴才说,这如果被朗世子知道了可怎样办?” 齐玺墨身形一顿,继而大笑作声,抬手便点住了齐骁的穴位,“齐骁啊,你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胆子怎样还这么小?先不说他会不会知道这件事,就算知道了又怎么?你看这满京城都知晓他‘不举’的音讯,你觉得他是个想成亲的人吗?我这是先给他把把关,如果这马车里的小娘子面庞过分差强人意,不必他多言,本王先去父皇面前替他退了这门婚事!” 提到这,他又笑了声,笑脸里带上了点嘲弄的意味,明知晓朗漠清不举,不将贵寓的嫡女嫁过去却将在外头漂泊了十几年的姑娘接回来,这楚悍远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手往桌上一拍,盘子里的花生米振起,折扇一开,几粒花生米向着楼下街道上的马臀部而去,与此一起,齐玺墨拔身而起,向窗外掠去,在马被惊扰的那一瞬间落于立刻,仅仅手上却不曾用力,任马儿往前冲。 前头骑在立刻的楚烨意识到不妙,刚想回头便连人带马被撞飞了出去,连着赚翻好几个摊子,惹得街上的摊贩咒骂开来,也有不少路人在看到楚烨飞出去的那一瞬间被他那诙谐样逗趣笑作声的。 在听到马车里传来一道尽可能压低的痛呼时,齐玺墨这才弯了弯唇角,手上力道加剧,将身下的马儿给制服了。 马车内,丫鬟习秋的脑门不小心撞在了门框上,这才惹得她叫出了声,楚梓芸扶了她一把,蹙了皱眉,“你问问,马车外终究出了何事?” 习秋点了允许,并不曾挑开车帘,只隔着帘子问道:“车夫,不知外面出了何事?”